咬文嚼字

作者: 崔淑桃    来源: 语言文字应用管理中心    发布时间:2020-03-20 20:11
  编者按:日前,《咬文嚼字》编辑部公布了2019年度“十大语文差错”。事实上,字词误用、乱用、滥用、误读等现象在工作、生活中并非稀见,如将“新冠(guān)肺炎”误读为“新冠(guàn)肺炎”,等等。
  规范是准确传达的前提。
  一、足协致歉声明中的成语误用:以“差强人意”表示让人不满意。2019年11月,中国男足在世界杯预选赛中负于叙利亚队。赛后,中国足协通过微博为中国男足的糟糕表现向球迷致歉:“中国男足表现差强人意,令广大球迷倍感失望,中国足协对此深表歉意!”其中误将“差强人意”当作“让人不满意”用了。差(chā) :略微;强:振奋。“差强人意”表示大体上还能使人满意。
  二、波音坠机事件中的用语错误:“令人堪忧”。2019年3月,埃塞俄比亚一架波音737-8飞机发生坠机空难,举世震惊。不少媒体报道:波音飞机的安全性“令人堪忧”。“令人堪忧”是病态结构。“堪”指值得;“堪忧”指值得担忧,意即令人担忧。因此,可以说“波音飞机的安全性堪忧”,也可以说“波音飞机的安全性令人担忧”。但是,将“堪忧”与“令人担忧”杂糅成“令人堪忧”,是错误的。
  三、外交新闻中的词语误用:“令人不齿”误为“令人不耻”。对于美国无端挑衅的“霸凌主义”行为,我方曾用“令人不齿”一词予以抨击。相关报道常将“令人不齿”误为“令人不耻”。“齿”本指牙齿,引申指并列;“不齿”指不与同列,表示鄙视。“不耻”指不以为有失体面,如“不耻下问”。对美国的挑衅行为表示鄙视,应用“令人不齿”。“令人不耻”是根本说不通的。
  四、干支纪年中的用字错误:“己亥”误为“已亥”。2019年是农历己亥年,“己亥”在使用中常被误为“已亥”。干支是天干和地支的合称。天干中有“己”没有“已”,干支纪年中只有“己亥”年而没有“已亥”年。还有将“201 9年己亥年”误为“2019年乙亥年”的。干支纪年中确实有“乙亥”年,但2019年不是。
  五、科技新闻中的词形错误:“挖墙脚”误为“挖墙角”。2019年8月,华为发布操作系统“鸿蒙”,并许诺了众多优惠,力邀安卓应用程序开发者为鸿蒙效力。媒体一时调侃:这是在“挖安卓的墙角”。其中“墙角”是“墙脚”之误。墙角是指两堵墙相交接所形成的角;墙脚则指墙基。墙角被挖开对墙体损害有限,但墙脚被挖整堵墙就会坍塌。因此,汉语词汇系统中有“挖墙脚”,而无“挖墙角”。“挖墙脚”即拆除墙基,比喻从根本上加以破坏。
  六、影视新闻中的用字错误:“主旋律”误为“主弦律”。2019年国庆期间,《我和我的祖国》《攀登者》《中国机长》三部主旋律影片集中上映,获得广泛好评。相关新闻中,“主旋律”常误为“主弦律”。“旋律”通常指若干乐音经过艺术构思而形成的有组织、有节奏的组合;“主旋律”指多声部音乐作品中的主要曲调,现在也用来比喻基本的观点、主要的精神。“旋律”不能写作“弦律”,“主旋律”也不能写作“主弦律”。
  七、经贸新闻中的不规范用字:“鲇鱼”误为“鲶鱼”。2019年11月,美国确认中国鲇鱼监管体系与美国等效,中方表示欢迎。相关报道多将“鲇鱼”误为“鲶鱼”。鲇鱼,头扁平,口宽大,体表无鳞,多黏液,过去也作“鲶鱼”。2013年《通用规范汉字表》公布实施,确定“鲇”为规范字,而其异体字“鲶”未收入表中。此后,将“鲇鱼”写成“鲶鱼”就是不规范的了。
  八、司法新闻中的词语误用:“不以为意”误为“不以为然”。2019年10月,大连1名10岁女孩惨遭杀害,凶手蔡某因不满14周岁,依法不追究刑责。有媒体报道:蔡某行为素有不端,其父母虽有察觉却“不以为然”,未加严管,最终导致恶性事件。其中“不以为然”是“不以为意”之误。“不以为意”指不把事情放在心上,表示不重视;“不以为然”指不认为他人是正确的,表示不同意。父母不重视孩子的不良行为,应用“不以为意”。
  九、环保新闻中的用字错误:“禁渔”误为“禁鱼”。2019年年初,多部委联合印发《长江流域重点水域禁捕和建立补偿制度实施方案》,对长江流域分阶段实施禁捕做了规定。在相关报道中,部分媒体把“禁止捕鱼”说成“禁鱼”,混淆了“鱼”和“渔”的区别。“鱼”是名词,即鱼类;“渔” 是动词,即捕鱼。“禁渔”是为了保护渔业资源,在一定时期或一定水域内禁止捕捞,不能写成“禁鱼”。
  十、明星微博中的知识差错:把“人非圣贤孰能无过”当成孔子的话。2019年11月,演员李小璐发微博称自己是一个 “普通女人”,还说“孔子曰:人非圣贤孰能无过”。这句话不是孔子说的。已有辞书收录“人非圣贤,孰能无过”条目,用例大约出现在明清时期,意思是:常人不是圣贤,谁能不犯错误?其出处可追溯到《左传·宣公二年》“人谁无过,过而能改,善莫大焉”一语。